24码开奖直播:翟良論在線教育12篇

來源:SOHU  [  作者:翟良   ]  責編:王強  |  侵權/違法舉報

049期双色球开奖直播 www.lvelns.com.cn

原標題:翟良論在線教育12篇

1 翟良: K12“大數據”是不可逆的潮流還是商業炒作

當下,只要在網絡搜索“大數據”這一關鍵詞,“大數據”到底火熱到什么程度便能一目了然。在“人類已進入‘大數據’時代”的肯定的環境中,一大批傳統的K12教育機構也加快了“觸網”的腳步,甚至有機構將“大數據”視為未來教育“脫胎換骨”的唯一資本,力求通過“大數據”實現與線下教學同樣的情境。其實,“大數據時代”的說法并不新鮮,早在2010年,“大數據”的概念就已由美國數據科學家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系統地提出。

好未來教育總裁白云峰最近在互聯網大會上談到了對大數據的應用,并期待大數據技術來解決教學個性化、優秀教師賦能等問題。從2009年到2016年,好未來探索了七年的學而思網校,而今天他們卻認為,“教育+互聯網”不能解決他們現在教育的全部問題,“教育+互聯網”已經過時了,只有數據+AI賦能教育,個性化才可以成為可能。白云峰在會上透露,好未來將運用AI、數據和算法在教學過程中的留存,包括人臉識別技術的留存,讓教師能夠個性化地關注到每個學生的表情和每個學生接收信息的程度。

毋庸置疑,數字化時代使得信息搜集、歸納和分析變得越來越方便,更關鍵的是在“大數據時代”,所下的結論剔除了個人情緒、心理動機等因素的干擾,會更精確,更有預見性;如果能將“大數據”運用到教與學中,并能通過“數據庫”幾近真實地還原每一個學生的真實的情況,這自然是件具有“革命意義”的事情。

但,所有這些技術的應用和努力都是為模仿和實現線下課堂教學的真實場景,在線下傳統課堂教學極具成熟的事實面前,“大數據”作為驅動教育的一種技術,而且作為一種過于依賴數據匯集且處于摸索狀態的技術,又會如何實現線下教學無法實現的“個性化”?

說起“個性化”,我在文章《個性化輔導:你的個性究竟在哪里?》有過探討,事實上,在K12教育輔導領域,所謂的“個性化教學”最終的導向是培養應試技巧,教育和學習者本身的功利性決定了課輔的“個性化”是提分的“個性化”,而不論“大數據”匯集和分析能力如何智能和精準,都淪落為了“個性化提分”的技術手段,與很多機構宣揚的在“大數據”環境下對“非量化品質”的關注與培養無關。

另外,線下特有的教學場景很難被某項技術所模仿,哪怕你模仿得異常逼真,但永遠不是原來的真實、自然、鮮活的課堂。即便是在當下應試的課堂,仍存在樸素且非常重要的課堂生活,教師、學生、環境共同構成了課堂教學的生態體系,而在真實課堂環境中的空間感受、造型感受、色彩感受、聲音感受、語言感受、質料感受是“大數據”無法包攬和實現的。更值得一提的是,教師拍拍肩膀、握握手的滿含激勵的肢體感受也更是隔著大屏幕無法實現的,課堂教學是一個復雜的過程,而這個教學過程有它發展的順序,有它發展的邏輯,而并非一個“大數據”就能替代的。

斯坦福大學專家特來沃爾.哈斯蒂曾指出,“大數據”的理論是“在稻草堆里找一根針”,而面臨的問題是“所有的稻草看上去都像那根針”。有報道稱,擁有最完善的數據庫、最先接受“大數據”理念的華爾街投行和歐美大評級機構,卻每每在重大問題上判斷出錯,這本身就揭示了“大數據”的局限性;如果在“大數據”真實性無法保障的前提下,這種冰冷數據的匯集、歸納和反思對學生來講不知是幸運還是災難?

在看到“大數據”正面作用的同時,我們更應該看到其負面作用。今天以“大數據”為主題的跟風、炒作比比皆是,例如以“大數據”為主題的教育會議數不勝數,“大數據”中心或基地風起云涌,網絡上與“大數據”相關的條目數以億計。似乎“大數據”是21世紀第一個被發現的“金礦”,吸引了大批淘金者。 “人類已進入大數據時代”的說辭鋪天蓋地,甚至有人把“大數據”的作用與第一、二次工業革命相提并論,“大數據”明顯地被用來進行商業炒作。

當前,“大數據”概念在K12教育領域存在包裝過度的傾向,主要表現在一些人把不是大數據的東西,都裝到這個筐里,甚至夸大其作用。實質性的問題是,我們不能離開人這個主體來談大數據。現在談大數據,確實存在這樣的傾向,而且這種傾向很普遍。

“大數據”作用的發揮,不光有賴于數據收集、數據提純、數據判斷等多重技術要素,更關鍵的是應用,要同人(學生)聯系起來,同解決人(學生)的問題聯系起來。衡量“大數據”成效的標準,不應是為大數據而大數據的“一廂情愿”,而應是利用這些數據,在滿足教育需求方面創造了多少價值,有多大意義,這樣的大數據才是“真命題”。

離開了人(學生)這個參照系,很難判斷數據是不是垃圾。

而靠炒作且不解決問題的“大數據”,最后只會成為一地雞毛、一堆碎片。

2 翟良:大數據下的教育術語不能只圖時髦

隨著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迅猛發展,“大數據”幾乎成了舌尖上的詞匯,值得注意的是,“大數據”已經成為了各行各業實現裂變的一種資本,這當然與移動互聯網有著密切的關系。數字化時代,催生了在線學習、在線支付、在線注冊等線上服務,而且隨著這種線上交易的發展,五花八門的網上平臺一股腦地從四面八方涌來。

談起“大數據”這個話題,我并沒有否定“大數據”的意思,它有它的沿革與發展,也有它產生的環境和蘊藏著的巨大價值,“大數據”代表著未來的趨勢?!按笫蕁彼淙徽飭僥昀幢淶靡斐;鴇?,但它并不是一個新鮮玩意兒,追尋其歷史,我們會發現在物理學、生物學、環境生態學等領域以及軍事、金融、社會管理等行業都能找到它的足跡,“大數據”的存在已早有時日。2010年,美國數據科學家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在《大數據時代》一書中首次將“大數據”與商業資本聯系到一起,他認為“大數據”可以創造新的經濟利益;由此可見,“大數據”已經成為行業巨大的經濟驅動力,讓生活中看似再平常不過的東西都有可能成為有價值的“移動數據庫”,“大數據”的確正在顛覆著人們的日常生活。

我們不能不承認,“大數據”的無孔不入,也深深影響到了K12教育的改良與變革,很多K12在線教育注重大數據的算法和分析,宣揚用大數據重新構建教育新生態,甚至有機構布局基于大數據的重建和跨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有些教育機構為憑借“大數據”實現品牌重塑和升級,竟將原本科學、嚴謹的教育教學術語進行了網絡化的定義,比如“閉環”、“交互”、“識記”、“衡量”等等這些帶有互聯網基因的詞語,看上去很潮、很專業且很有深度,其實這些說辭在傳統的教育教學中是未曾提及的。

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還有教育機構竟把學生學習層次歸納成只有自己看得懂的范圍,艱澀難懂甚至故作高深,當教育術語經歷了膚淺、隨意的定義和包裝,便散發著一連串商業的味道。說起學生學習的層次,有點教育學常識的人都知道加涅的層次學習類型說(八類),加涅提出了累積學習的模式,一般稱之為學習的層次理論,他的基本論點是,學習任何一種新的知識技能,都是以已經習得的、從屬于它們的知識技能為基礎的,人們也由此把加涅的模式稱為指導教學的模式。而這些,不是一群搞互聯網的群體隨便取幾個另類且又貌似接地氣的詞匯所能替代的。

我一直不敢想象國內私立教育機構有幾家對目前的教育理念和模式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實踐,機構一旦形成規模創始人做演講、跑合作、吹牛皮、拉風投已經成為辦學和管理的主流,手下組建的教學研發團隊其教育理論與實踐又有多少含金量令人擔憂。目前,私立教育機構在實現營收的同時,最迫切需要的應該是學習和借鑒公辦?!疤鏌把芯俊鋇哪J?,不僅要知道課堂教學的基本理論,還應該對“行為主義、格式塔心理學、人本主義以及控制論”等觀點的研究,并把它們融合進教學的實踐中去;最重要的是這樣可以避免說一些與教育無關的話。

而我們提到的一些偏向于互聯網的不倫不類的教育術語,給一頭霧水的二三線家長說可以,但放在整個教育的臺面上來講,就難免尷尬了?!按笫蕁筆溝瞇畔⑺鴨?、歸納和分析變得越來越方便,比如學生答題的速度、正確率等狀態都會通過大數據記錄和匯總并立體呈現,毋庸置疑這是教育教學的進步與發展;但我們提出的顛覆式、革命式的教育理論或教育術語,是否注重應用,是否真正遵循教學階段和學習階段的規律,這是根本中的根本。

3 翟良:在線教育是胸有成竹 還是垂死掙扎?

迄今為止,還有不少機構宣稱在線教育必定是未來的教育,在他們的構想中,就像支付寶將壟斷金融行業代替銀行那樣,在線教育也一定顛覆傳統教育并成為中國教育的霸主。這讓我忽然想起2014年鋪天蓋地的在線教育“顛覆論”:傳統教育早晚要被在線教育顛覆,甚至傳統的學校將會消失,老師和校長也會失業……

喊了三年仍“余音繞梁”,這是胸有成竹,還是垂死掙扎?

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王宗琦表示,這兩年在線教育只管殺聲連天,但市場份額只占到1%,從喊聲震天到趨于沉著,正解釋“顛覆論”正處于尷尬中?!盎チ芄揮跋旖逃?,大談顛覆,只是一廂寧愿,我們誰也沒有看到傳統教育的驚惶,甚至為此顛沛流離?!?/p>

有資深人士稱,在中國,“在線教育”這個概念實際是個從美國來的舶來品,但是中國所說的“教育”和美國所說的“教育”的概念完全不是一回事。美國的孩子,小學畢業前就能在圖書館和互聯網上做大批的資料查閱和研究,并能引用了十幾篇的威望資料寫一篇非常有主見的論文。美國的教育體系強調的是知識和技巧教育,從小就造就學習的主觀能動性。老師教你學習的辦法,給你指明研究的方向,剩下的你自已去學習和研究。

在這種背景下,不難想象美國的“在線教育”有著根深葉茂的環境和前提。而國內的教育以“應試教育”為導向,不論如何改革,“一考定終身”的運氣仍難以救贖。那么多拿到資本的“在線教育平臺”,正迎合了用戶的需求,下工夫炒作“體驗和效果”的概念,扎扎實實地通過平臺承當起灌注知識和培訓應試技能的功能,而這樣的平臺的內容絕大多數缺乏啟示性、豐盛性和體驗性?!霸諳囈逃教ā彼降摹靶莼帷筆翟諢雇A粼詡際醯奶逖檣?,而傳統課堂上的“體驗”更多的帶有協調的人際互動色彩。人教社教育專家李靜純先生曾說,人的社會天性決議人需要與本人的搭檔樹立起生活中的關系,人的成長(包含學業)存在于真實的情境中,也存在于生活的體驗和感觸中。

今天的“在線教育平臺”,假如單純利用互聯網思維把很多面對面、口口相傳的固定下來的課程放到互聯網上供學生學習選擇,這種思維不僅簡略、毛糙,更重要的是這是急功近利的貿易思維,離教育很遠。文新學堂創始人葉德文告知筆者:“做在線教育,首先要弄清晰互聯網與傳統教育之間的關聯,違背教育規律和教育過程的在線教育都會將教育引出正規,會在這條河里越陷越深,越漂越遠?!?/p>

專家認為,“在線教育”要挑釁標準化的教學規矩,甚至要攻破傳統的教學構造是一種超前意識和勇氣,但許多在線教育的開創人并不知道,應試教導下的課堂依然是一種被認可的生活方式,環境對學生的心坎感想以及未來的成長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傲磽?,傳統的課堂并非‘在線教育’懂得的‘單邊’傳輸與接收,今天的課堂的‘開放’水平已經超越了互聯網思維的想象?!?/p>

“教育”一個是教,一個是育。在線教育可以隔著屏幕去“教”,但是“育”需要溫度,需要劇場效應,需要真實的社會互動。人的成長過程是一個極其復雜的過程,顯然“育”也是一種非量化的復雜的過程,傳統教育中的“檔案袋記載”、“課堂察看”、“學生訪談”都是“育”的過程,這些并非“在線教育平臺”所能克服和解決的。所以,“在線教育”稱之為“教育”有些勉強,而宣傳徹底“顛覆”傳統教育更是無稽之談。

有文章稱,在中國發展像美國那樣所謂的“在線教育”,實際上是一些互聯網人士照葫蘆畫瓢的投契行為,以為美國有了,中國復制一個就發了。然而卻遭遇了所謂的“水土不服”和“空山不見人”。就像當初山寨美國SNS的Facebook,成果發現中國更本就沒有“社交”這個概念,中國人連做電梯都不會打招呼,更不要說去網上“社交”。其山寨的必定結果是:所有模擬Facebook和LinkedIn的互聯網產品都死的很慘。相同的情形,所有山寨美國“在線教育”的產品,也會死得很慘。

4 翟良:在線教育又火 電商思維是死穴

目前,很多在線教育的入局者都在強調自身的在線平臺具有“在線測評”的功能,甚至有的稱自己的平臺交互性很強,對教師和學生都會作出有效的測評,能夠促進教師反思和學生成長,尤其能夠培養學生自主學習和探究學習的能力。

測評,百度百科給的詮釋是: 是以現代心理學和行為科學為基礎,通過心理測驗、面試、情景模擬等科學方法對人的價值觀、性格特征以及發展潛力等的心理特征進行客觀的測量與科學評價。但事實上,所有K12線上測評,僅僅只是筆試測評,屬于測試型評價的線上版,不能替代傳統意義上的教學評價,其實,前者只是后者評價的形式之一而已。

好未來董事長兼CEO張邦鑫在2015年GET教育科技大會上坦言,互聯網教育探索的過程中,不少人走過彎路,其中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把教育類比成電商。既然如此,那么線上的有關教與學的“評價”完全照搬淘寶對實物商品的評價是不現實的,不論是對老師的評價還是對學生的評價,如何構建線上的評價體系已經成為一個問題,在線教育必須思考,如何根據教學中的數據跟蹤挖掘建立一個客觀的評價模型,否則線上的評價顯得太“渺小”。

據了解,國內幾家題庫平臺,在“線上測評及教學質量”上可是煞費了苦心,如何讓學生在在線測評環節獲得自信并能產生持續不斷的學習動機,這是這些平臺最看重的。三年來,在線教育一直在解決網絡教育的互動性、個性化學習、心理滿足、自主學習管理等內容上大膽設想并竭力想通過技術來實現,然而面對學習效果較明顯的線下教育培訓行業,這種設想的落地并不太理想。

當前,在線教育不僅沒有找到更可靠的變現模式,而且也沒有探索出適合在線教育平臺的評價模型,更讓在線教育創業者始料不及的是,學生們最終還是要依靠線下的基礎教育,學生做作業、考試,老師改作業、批試卷這些行為也很難全部遷移到線上;在線教育只不過是K12教育資源的提供者,設想構建教學評價體系并不現實。

傳統課堂的評價體系是個很龐大的“家族”,教師從進課堂開始,評價其實就已經開始了。傳統課堂注重發展性評價的使用,這一理念所追求的不是給學生下一個精確的結論,更不是給學生一個等級或分數與他人比較,而是了解學生發展的需求,重視被評價者的差異,關注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的進步和變化,及時給予評價和反饋,幫助學生認識自我,強調通過反饋促進學生改進,促進學生在原有基礎上的提高?!噸泄逃ā紛噬羆欽呃罱ㄆ嚼鮮τ靡瘓湫蝸蟮謀扔?,讓傳統教學評價概念凸顯:“評價不再是分出等級的篩子,而是激勵學生發展的泵。發展性評價,既是一種教育理念,也是一種教育方法,融入每一堂課,每一個教育環節之中,使其成為一種微妙的教育工具?!?

其實,學生在學習中獲得的測試型評價(學業測評) 也好,還是非測試型評價(非量化品質的評價)也好,需要貫穿于課堂教學的始終,說的更明白點,就是需要一個容易營造教學情境的對話的教與學的環境,僅僅是學業測評而忽略了對學生學習過程的綜合評價,這種測評方式是單一的、原始的,無法適應未來教育改革發展的大趨勢。

學生的進步與成長(包括成績的提高),離不開對學生學習過程的綜合性評價,對學生綜合的評價,包括行為習慣、學習習慣、心理品質、溝通交流、合作學習、動手操作、觀察能力、組織能力、創造精神、社會責任感等,每個評價環節都影響著學生“自主取舍,獨立思考,學會比較、反思,調整自己,提升解決問題能力”的學習行為。

所以,將促進教師反思和學生成長,簡單地理解為讓老師和學生在線上看測評報告就明顯片面了;事實上,復雜的教與學的過程,并非理解的將老師的講課視頻放在網上那么簡單,對于在線教育K12創業者來講,需要在擅長的技術之外,應更多地對教育進行實踐性的研究與思考。

著名教學評價專家李靜純先生認為,線上測評應該跟線下一樣,實行等級制,不公布學生成績,不排名次,能夠全面分析學生的進步與不足,并提出改進要點,幫助學生制定改進計劃。在他看來,線上測評結果的表述,不再只是單純的分數或等級,而是全面地刻畫一個學生的學習狀況,包括知識背景、經驗、認知特點、思維水平、數學理解、數學才能及其發展過程和數學能力傾向等,還包括一些說明和建議,如學生學到了什么,更適合學什么、做什么等?!岸庖荒勘?,需要在線教育創業者付出比邁入這一領域更高的熱情?!?

不難看出,如果線上富有個性的學習,能夠引導學生自己去分析總結,且教師也不斷地分析和反思自己的教學行為,這樣的線上教育才能夠成為改進教學的一種參照,成為學生終身學習歷程中的一種記載。

線下的教學評價,盡管終結性評價(筆試)依然頑固,卻也注重對過程和方法的評價,譬如實驗區小學階段的檔案袋評價(質性評價),在線教育若不關注這些內容,必將違背教育的規律與本質,并注定了只是一個燒錢的“東東” 而已;而有沒有“錢”燒,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和挑戰。

《中國青年報》資深記者陳志文撰文中說,用互聯網的商業模式驅動教育就成了一個“故事”,是死路一條。"風來了,豬都會上天。但是,不要忘記了,豬上去了,但馬上還會掉下來摔死的,畢竟那只是豬。也許可以忽悠投資人,但不要把自己也忽悠了,畢竟你還要搭進時間與人品。"

5 翟良:K12在線教育雙線融合比入駐教師多少更重要

四九的天氣,寒風逼人。

優學習平臺上線發布會在北京舉辦,這讓很多關注K12在線平臺的目光不禁“嘹亮”起來:正是資本最“冰冷”的時候,也正是K12風沙滾滾的時候,你這會兒高調亮相為哪般?

發布會現場,優學習的核心成員亮相:樸素、虔誠也不缺乏“任性”。優學習的投資人顧海波先生如此評價這樣一個團隊:“技術大家都會做,但一個有效且近乎完美的團隊不好找?!庇叛暗募際躒嗽輩喚隼醋曰チ幸?,還來自在線教育領域,一年前開始研發到今年10月底投入市場試運營,優學習的“魔變”表現出了驚人的速度。

據現場了解,優學習是一個全新的K12領域C2C平臺,打破地域限制,實現約課、上課、答題、輔導為一體的在線學習鏈。更值得一提的是,優學習發布會喊出了“史上最嚴的教師準入制度”!這不禁讓人記起“跟誰學”的教師入駐制度,“跟誰學”創始人陳向東創建這一平臺的初衷也是希望越來越多有技能、有才華的教師都能登臺亮相,讓用戶通過簡單的搜索,就能搜到心儀的老師。而據“跟誰學”一位負責人介紹,“跟誰學”教師審核是一個復雜的過程,需要把身份證、從業資格認證掃描上去,然后要求教師提供各種材料,也會核實老師的過往經歷;為避免虛假信息,頁面上設置了糾錯功能,假如發現或被指證教師信息有問題,可以糾錯或舉報。不難看出,優學習與“跟誰學”所描述的“嚴”有異曲同工之嫌,而優學習的“史上最嚴”會不會比“跟誰學”更“沒人情味”?結果,需要拭目以待。

有業內人士認為,“教師準入嚴格與否”其實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準入的標準是否與不同的需求有科學的匹配,一個適合孩子的老師未必會通的過在線平臺的準入“框框”,而這也是線下傳統教育一貫的規則和優勢,“更為關鍵的是,如何構建線上教學評價實踐體系和探索線上教學基本模式(教學標準),也是目前值得在線平臺思考的問題”。

在教師準入上,“i文新”準入的教師跟優學習、跟誰學都不盡相同,“i文新”的教師還僅限于文新學堂的專職教師,而這些教師在學科教學上一直深受家長考生的認可,教學模式也容易形成統一的風格和特色。據“i文新”負責人張玲君介紹,“i文新”是教育+互聯網的產物,并非純在線教育平臺,“i文新”創建的初衷是幫助文新學堂線下近百家校區提高教學質量和效率,讓文新學堂線下教與學的過程可視化、數字化、體系化和碎片化,真正實現線上線下過程可控。

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知名中學生人生規劃專家王宗琦先生認為,不論純在線教育還是教育+互聯網平臺,首先它們是教育平臺而不是技術平臺,而既然是教育平臺僅僅承擔灌輸知識而忽略學生其他有利于應試的其他品質的培養是不成熟的,應試教育也是一種素質教育,只冷冰冰的加重學生負擔并非是一件愉快的事,互聯網技術可以影響教育但改變和顛覆傳統教育的路實在太渺茫?!?0年代有電視的時候,很多人認為電影院會消失,而今天你網上看了《老炮兒》后,卻還是溜到電影院再看一遍,這是不是很有意思?”王宗琦補充道,“教育教學強調劇場效應,就像欣賞一場戲,大家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喝彩、一起撇嘴,你放松釋放一下不要緊的,放松了就很重要,課堂上也是如此,而冷冰冰面對屏幕不會讓人有片刻的放松?!?/p>

著名課堂評價專家李靜純先生認為,K12在線教育怎么變革也是課堂教學的一種載體,是服務于課堂的一種非常好的工具而已,而如何做到線上線下融合比討論平臺有多少老師更重要;當然這不等于說在線教育沒有未來,在線教育的未來是弄懂互聯網與教育的關系,區別于傳統教育模式且教育內容豐富,注重情境式、體驗式教學的在線教育平臺,前景才會更廣。

6 翟良:K12在線教育偏向互聯網技術 變革需降溫

在線教育近幾年來幾乎成為了教育界的“頭條”,一身霸氣且喊出“顛覆傳統”的在線教育,聲音未落便激發了大批入局者瘋狂的創業激情,似乎這就是一片未開墾過的肥沃的金礦,在線教育在過去的一年也獲得了資本的過度青睞。盡管有的機構在慘烈的K12在線教育競爭中“曇花一現”,但似乎沒有真正觸動K12在線教育入局者敏感的神經,K12在線教育仍然被視為在線教育中一座“遍地黃金的要塞”,顯見其兵家必爭的地位。

據悉,研發一年多的優學習在線平臺將于1月12日在北京舉辦上線發布會,優學習今冬的高調現身,讓人不禁覺得K12在線教育依然像北京霧霾后的太陽,烤在臉上仍有火辣辣般的感受。優學習在線平臺的創始人黃韜接受采訪時表示,“優學習平臺經歷了一年多的研發,關于產品優勢、運行模式、變現模式等內容在研發初期早有規劃和方向,同時在“在線教育”風云變幻的今天,我們遲遲今天才發布是因為我們更有信心承擔更多?!?/p>

然而,在線教育從2010年興起至今演繹了風云突變的“線上灘”,盡管在線教育創業機構扎堆宣布融資的利好消息,但穩定的用戶資源和可持續盈利模式仍是在線教育的痛點。 在資本越來越趨向于謹慎和觀望的狀況下,優學習的上線發布會會以怎樣的內容和姿態一股腦涌入或撞破資本界的視野,值得我們期待。

對于在線教育的“燎原之火”業內也有不同看法,向來比較低調并以“思過崖”自居十年的文新學堂董事長葉德文卻這樣認為這把“火”:“在線教育的‘火’代表了未來教育發展的趨勢,但在今天‘火’的背后又存在著片面和偏離教育規律的問題,在線教育要想在未來占有一席之地,就必須給自己降降溫,認真地考慮如何實現在線教育的變革,通過線下線上結合,組建‘教師、學生、家長、學管師’參與的教育整體、教學生態系統和構建科學的評價體系,發揮在線教育信息化服務平臺的功能,真正滿足學生家長的教育需求?!?/p>

不論K12在線教育身板有多堅硬,內心有多堅強,坊間依然刮起了“K12在線教育倒閉潮是否到來?”、“還能不能做?”、“如何做?”的討論風暴,坊間“談‘線’色變”,而創業者、行業龍頭,甚至一些跨界布局的上市公司,依然在在線教育的最大高地,艱難地啃著這塊最大的肥肉與最堅硬的骨頭。然而,事實上并非夢想那么美好和簡單。在線教育盡管“討伐”聲驚天動地,但傳統教育毫發未損,而一些傳統教育機構也在推動在線教育的變革,在努力尋求與在線教育的互補。

K12在線教育領域異常熱鬧,但稍冷靜下來我們卻發現,絕大多數企業的產品依然是線下課程的復制,做線下課程的線上渠道,這一偏向互聯網技術的“線上運動”因重復線下課程,成為教育領域內實實在在的“贗品”,并未得到家長和考生的寵愛,市場狀態一如精湛的“十字繡”,有價無市。K12在線教育產業規模的研究報告多次被媒體提及,可是至今似乎仍然沒有哪一家公司能夠從這一產業規模中取得階段性成果,有業內人士甚至感嘆:“活著”實屬不易!

有專家認為,目前大部分所謂在線教育只不過是打著互聯網這個旗號在做講、測、練,這些都不能作為革新教育的力量。理由是,盡管互聯網、云計算、智能終端等信息技術,在未來會越來越多地嵌入到人們的學習生活中,但如果僅是將傳統課程搬到網上,而忽略了教育與技術的結合,便不會給社會帶來增值,更會給教育改革帶來沒必要的難度。

通過對北京一些在線教育機構調查發現,目前各在線教育機構基本上都停留在線上的知識教育方面上,卻沒有能力觸及生活教育、人格教育和心理教育等教育領域,另外教育需要的教學情境和學習氛圍在線上更是難以實現。

“K12在線教育需要變革,以學生為主體的在線教育服務平臺才是K12在線教育的未來?!比私躺緲緯唐蘭圩依罹泊肯壬銜?,盡管線上線下結合成為當下行業人士看好的模式,但很多純粹的在線教育平臺并沒有真正與線下的教學相融合,由于應試教育背景下的學生學習自主性不足,單一的以知識和技能為主的在線教學卻忽略了教學空間和課堂劇場效應,學生學習過程被淡化,失去教育規律的互聯網技術無法用發展的眼光看待學生,并不能實現激勵與促進的功能,K12在線教育變革的路還很漫長。

7 翟良:在線教育創業如何破局?或許教學評價是突破口

再談在線教育,覺得天氣越來越冷。

不再說哪家又“在線”了,哪家又曾被“風投”了,這個現象就像身邊躥起的“冬天的一把火”,一直卷起風暴,心生呼嘯!天冷,很多帶著溫度的聲音也逐漸羸弱起來,支支吾吾起來:“顛覆不太可能了,討論變現卻很尷尬,等待的心像飄零的楓葉!”

今天不想再重復“顛覆”的話題,很想跟大伙“掰扯”下線上線下評價的事兒。今兒,很多在線教育的入局者都在強調自身的在線平臺具有“在線測評”的功能,甚至有的說自己的平臺交互性很強,對教師和學生都會作出有效的測評,能夠促進教師反思和學生成長,尤其能夠培養學生自主學習和探究學習的能力。

說到這里,我有些冒汗。說起測評也好,評價也好,考量也好,事實上沒有一說是線上的測評就那么簡單的事兒。而線上測評,僅僅只是筆試測評,屬于測試型評價的線上版,不能替代傳統意義上的教學評價,其實,前者只是后者評價的形式之一而已。

好未來董事長兼CEO張邦鑫在2015年GET教育科技大會上坦言,互聯網教育探索的過程中,不少人走過彎路,其中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把教育類比成電商。既然如此,那么線上的有關教與學的“評價”完全照搬淘寶對實物商品的評價是不現實的,不論是對老師的評價還是對學生的評價,如何構建線上的評價體系已經成為一個問題,在線教育必須思考,如何根據教學中的數據跟蹤挖掘建立一個客觀的評價模型,否則線上的評價顯得太“渺小”。

據了解,國內幾家題庫平臺,在“線上測評及教學質量”上可是煞費了苦心,如何讓學生在在線測評環節獲得自信并能產生持續不斷的學習動機,這是這些平臺最看重的。三年來,在線教育一直在解決網絡教育的互動性、個性化學習、心理滿足、自主學習管理等內容上大膽設想并竭力想通過技術來實現,然而面對學習效果較明顯的線下教育培訓行業,這種設想的落地并不太理想。

目前,在線教育不僅沒有找到更可靠的變現模式,而且也沒有探索出適合在線教育平臺的評價模型,更讓在線教育創業者始料不及的是,學生們最終還是要依靠線下的基礎教育,學生做作業、考試,老師改作業、批試卷這些行為也很難全部遷移到線上;在線教育只不過是K12教育資源的提供者,設想構建教學評價體系并不現實。

為什么呢?我們有必要聊聊傳統課堂的評價體系。

傳統課堂的評價體系是個很龐大的“家族”,教師從進課堂開始,評價其實就已經開始了。傳統課堂注重發展性評價的使用,這一理念所追求的不是給學生下一個精確的結論,更不是給學生一個等級或分數與他人比較,而是了解學生發展的需求,重視被評價者的差異,關注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的進步和變化,及時給予評價和反饋,幫助學生認識自我,強調通過反饋促進學生改進,促進學生在原有基礎上的提高?!噸泄逃ā紛噬羆欽呃罱ㄆ嚼鮮τ靡瘓湫蝸蟮謀扔?,讓傳統教學評價概念凸顯:“評價不再是分出等級的篩子,而是激勵學生發展的泵。發展性評價,既是一種教育理念,也是一種教育方法,融入每一堂課,每一個教育環節之中,使其成為一種微妙的教育工具?!?/p>

而筆者始終認為,學生在學習中獲得的測試型評價(學業測評)也好,還是非測試型評價(非量化品質的評價)也好,需要貫穿于課堂教學的始終,說的更明白點,就是需要一個容易營造教學情境的對話的教與學的環境,僅僅是學業測評而忽略了對學生學習過程的綜合評價,這種測評方式是單一的、原始的,無法適應未來教育改革發展的大趨勢。

學生的進步與成長(包括成績的提高),離不開對學生學習過程的綜合性評價,對學生綜合的評價,包括行為習慣、學習習慣、心理品質、溝通交流、合作學習、動手操作、觀察能力、組織能力、創造精神、社會責任感等,每個評價環節都影響著學生“自主取舍,獨立思考,學會比較、反思,調整自己,提升解決問題能力”的學習行為。

所以,將促進教師反思和學生成長,簡單地理解為讓老師和學生在線上看測評報告就明顯片面了;事實上,復雜的教與學的過程,并非理解的將老師的講課視頻放在網上那么簡單,對于在線教育K12創業者來講,需要在擅長的技術之外,應更多地對教育進行實踐性的研究與思考。

對于這個問題,文新學堂董事長、i文新在線研究院院長葉德文認為,線上測評應該跟線下一樣,實行等級制,不公布學生成績,不排名次,能夠全面分析學生的進步與不足,并提出改進要點,幫助學生制定改進計劃。在他看來,線上測評結果的表述,不再只是單純的分數或等級,而是全面地刻畫一個學生的學習狀況,包括知識背景、經驗、認知特點、思維水平、數學理解、數學才能及其發展過程和數學能力傾向等,還包括一些說明和建議,如學生學到了什么,更適合學什么、做什么等?!岸庖荒勘?,需要在線教育創業者付出比邁入這一領域更高的熱情?!?/p>

不難看出,如果線上富有個性的學習,能夠引導學生自己去分析總結,且教師也不斷地分析和反思自己的教學行為,這樣的線上教育才能夠成為改進教學的一種參照,成為學生終身學習歷程中的一種記載。

線下的教學評價,盡管終結性評價(筆試)依然頑固,卻也注重對過程和方法的評價,譬如實驗區小學階段的檔案袋評價(質性評價),在線教育若不關注這些內容,必將違背教育的規律與本質,并注定了只是一個燒錢的“東東”而已;而有沒有“錢”燒,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和挑戰。

8 翟良:在線教育如何逃離“死亡名單” ?

觀察近幾年在線教育發展情況,會發現一些明顯的變化:2013年,在線教育“初生牛犢不怕虎”;2014年,在線教育“彩旗招展,搶盡風頭”;2015年,在線教育低下頭來謀“共榮”。總的來說,過去三年,在線教育似乎總在喊顛覆傳統教育,卻集體陷入了困窘與尷尬。

2014年,在線教育入局者越來越多,一時被推上“風口浪尖”。截至目前,除了新東方、好未來、學大教育等老牌教育公司,還有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歡聚時代等一幫互聯網玩家,甚至大唐電信、科大訊飛、拓維信息等非互聯網企業也已入場。更值得一提的是,在線教育受資本追捧,僅2015年就融資近18億美元。

不過,資本的不斷涌入并沒有撐起在線教育的一片繁榮。有評論說,尤其是O2O創業,現今可以說是“尸橫遍地”,白花花的資本卻導致了行業的蕭瑟與衰敗。從去年開始,網上就在總結在線教育“死亡名單”,不難想象這是一個慘烈的市場。

事實上,不論互聯網技術有多強大,在線教育首先應是教育,而當一種教育僅注重技術升級、交易撮合,卻忽略了教育規律和本質時,就很難成為人人樂用的學習服務平臺。

另外,在線教育平臺的內容都是一股腦地搬運線下資源,手段類似于直播、錄播,眼花繚亂的題庫,門檻不限的入駐教師以及離評價本質很遠的“測評”等,只嘗試著改變了應試教育的手段與形式,而忽略了課堂教學生態系統的構建。要知道,應試教育下的師生依然需要鮮活的教學情境,需要分享知識及感受。把線下的教育內容搬到線上,從技術手段來說并不難,但線上能否完全承擔教育的所有任務就值得懷疑了。

文新學堂創始人葉德文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互聯網可以顛覆的產業多數是高頻、低價、標準化的產業,比如購物、打車。教育恰恰是一個不同學生需要不同方案的個性化專業,是一個高端產業,是學生和家長一旦認定就不會輕易換學校的低頻消費產業,互聯網可以顛覆一些產業,但在一些產業里,想靠互聯網顛覆,有時會被撞得頭破血流?!笨杉?,互聯網創業有一個“坑”,我們不能迷信互聯網,認為互聯網可以顛覆所有行業的傳統模式。在線教育想要逃離“死亡名單”,還要回歸到教育本位上來。

9 翟良:在線教育“變現“究竟還有多遠?

2013年,在線教育”“初生牛犢不怕虎”;2014年,在線教育彩旗招展“搶盡風頭”;2015年,在線教育低下頭來謀“共榮”;2016年,在線教育變現可能有幾成勝算?有人說,“所有剛開始就沒有收入的在線教育將終生難有收入”,貌似將在線教育打入“死牢”,但想來一點也不為過,過去的三年在線教育平臺似乎都流水線式地玩轉互聯網技術,在失去對教育的理解并喊著顛覆傳統教育的路上,集體式地陷入了變現的困窘與尷尬。

2014年,在線教育入局者越來越多,在線教育一時成為炫目的“風口”。截至目前,在線教育領域除了新東方、好未來、學大教育等一票老牌教育公司,還有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歡聚時代等一幫互聯網玩家,甚至大唐電信、科大訊飛、拓維信息等非互聯網企業也已入??;更值得一提的是,在線教育受資本追捧 ,僅2015年融資接近18億美元。

資本的不斷涌入,事實上并沒有撐起在線教育的一片繁榮,有評論說,尤其是O2O創業,現今可以說是“尸橫遍地”,正是白花花的資本卻導致了行業的蕭瑟和衰敗。從去年到今年網上都有總結的在線教育“死亡名單”,這讓人不難想象這是一個慘烈的市場,如何撥開在線教育的霧霾將“變現”看得清澈見底,恐怕還沒有人有這個眼力。在線教育盡管都步調一致地走在顛覆傳統教育的路上,但平臺之間卻競爭激烈,仍處于混戰階段,站著與倒下就在一夜之間?!叭ツ曖型臣平?0家在線教育平臺倒閉,而盈利模式不清、免費燒錢價格戰、教學內容同質化、資金鏈斷裂是這些機構倒閉的重要原因,今后在線教育變現模式還是要收費,但僅靠打補貼戰尋找用戶并不現實?!蔽男卵么詞既艘兜攣乃?。

而尚德機構創始人歐蓬認為,如果一個互聯網應用不能產生海量的用戶,沒有高度的日活,是沒有用其他的方式變現的可能的,今天所有教育互聯網應用,最高的日活5%-8%,而且衰竭很快?!耙虼?,今天不變現的在線教育終生不能變現,因為他有一個很快的分娩期?!?/p>

跟誰學創始人陳向東在2015年中國教育家年會上也談到了在線教育的變現問題,他認為討論變現也是一個偽命題,由于k12在線教育付費用戶、使用用戶非同一群體,變現面臨巨大挑戰,這也就意味著你與真正的變現場景還有很遠的距離?!?/p>

跟誰學2014年6月創建,半年后完成5000萬美元A輪融資,估值達到2.5億美元,刷新了中國創業公司A輪融資紀錄,而今天從其創始人陳向東的發言中不難看出,跟誰學經過一年半的成長,這種體驗式的尷尬和困惑情不自禁流于言表,其中的“掙扎”也許只有跟誰學的當家人才能深刻的體會到。事實上,在線教育不論互聯網技術有多強大,但前提它首先是教育,而當一種教育僅是注重技術升級、交易撮合卻忽略了教育的規律和本質,很難成為人人樂用的學習服務平臺,比如:成人的更多的時間是在移動端,如果把這種狀態期待在學生身上養成可持續的學習行為的時候,也違背教學中學習動機理論和心理學規律,而這些僅靠一面冰冷的屏幕去實現,會很痛苦,也很難行的通。

另外,K12在線教育平臺內容都一股腦地搬運線下資源,味道相同的直播、錄播,眼花繚亂的題庫,門檻不限的入駐教師以及離評價很遠的“測評”,除了嘗試改變應試手段與形式之外,忽略了課堂教學生態系統的構建,應試教育下的師生依然需要鮮活的教學情境,依然需要分享精神、知識、經驗層面的互動與感受;線下搬到線上技術手段并不難,但線上是否就能完全承擔教育的所有任務就值得懷疑,而對教育理解的不深入或者說并沒真正了解教育是怎么回事就想著顛覆,難免有些草率和倉促。

“變現不得,要活不成?!比謐?,繼續去矯正、去進化、去期待,卻成了在線教育本身的可持續行為,然而持續價格戰、不盈利狀況越久,已讓投資者開始產生疑慮。陳向東也坦言,“在線教育在2015年拿到了大量的資本,在2015年年末的時候,曾經拿到了不少資本的企業,今后拿錢可能會變得更加困難?!?/p>

盡管如此,依然有很多年輕人創業愛走互聯網模式,關于在線教育創業的問題,文新學堂創始人葉德文在近日接受《中國青年》雜志記者采訪時表示,互聯網創業有一個“坑”,年輕人創業要小心別掉進去,就是不能概念化地迷信互聯網,認為在所有行業都可以經由互聯網顛覆傳統模式?!盎チ梢緣吒駁牟刀嗍歉咂?、低價、標準化的產業,比如購物、比如打車。教育恰恰是一個不同學生需要不同方案的個性化專業,是一個高端的產業,是一個學生和家長一旦認定不會輕易換學校的低頻消費產業,互聯網可以顛覆一些產業,但在一些產業里,想靠互聯網顛覆,有時會被撞得頭破血流?!?/p>

話說回來,在線教育“變現”究竟還有多遠,其實只靠相信和堅信并不夠。

也許想象有多遠,它就有多遠。

10 翟良:在線教育喊了一嗓子棉花糖

寒露的一個暖暖的下午。

泡一杯龍井,茶尖蝴蝶一樣飛落,一陣茶香撲面而來。

閉上眼睛,卻突然聽到了那嗓子穿越屏幕的喊棉花糖的聲音:甜甜地顛覆你!

兩年以來,那個眼前一亮的“棉花糖”已浩浩蕩蕩、滿坑滿谷,有點像敘利亞上空的轟炸,“沖擊和替代你們是時代的必然,要想活著,必須擁抱我們?!?/p>

不知道是誰又喊了一嗓子,一如近幾天北京刮起的霸道的狂風。

像一陣風浪一樣,“棉花糖”彪悍的人生貌似不用解釋,曾經我在惶恐不安中擔心著傳統教育這棵常青樹瞬間會被世界遺忘;然而,我似乎又聽到傳統教育的淡定:我不是沉默的羔羊,我也有話講……

一嗓子喊了幾年,一簇簇情懷的花扎堆地“怒放著”,一片片落魄的蒲公英“散伙著”,一群群驚恐萬分的夢醒者“左右為難著”,而傳統教育這棵樹依然繁茂著、堅挺著,“一百年不動搖”。

我在寒露的一個暖暖的午后緩緩地咽了一口清茶,想著“棉花糖”的輕浮和任性,禁不住看了一眼窗外慌張的白云。

教育是什么?也許有人還沒有弄清楚這個概念就開始喊顛覆起來,在線教育自然是未來教育的一部分、一種形式,然而喊一嗓子“顛覆”難免有些違背教育常識,聽起來很滑稽。目前大多在線教育不見教育卻滿眼“金錢”,似乎一家在線教育平臺說服來成麻袋的“美元”就是強悍,就是顛覆,就是未來的教育。

事實上,用銅錢砸出來的在線教育其實是“自己的眼睛背叛了自己的心”。

多少花邊,多少綢緞成就起來的驚艷的教育殿堂卻聽不到“讀書聲聲聲入耳”,你只需瞥一眼就不難發現卻是“空山不見人”。尖子生不會來,后進生不來,唯有學習不好不壞和被家長逼迫的學生也許會來,而這一在線教育最后的“稻草”絕大多數也被線下教育掠去,于是有人說,在線教育的尷尬境遇就像一個被咬了一大口的山楂果。

很多死去的“棉花糖”一生都沒明白自己如此腰纏萬貫為何還要凄慘地死去?有時候,生死的距離其實就隔著“一念”,即便有蓬勃的“萬念”也會收拾“俱灰”的殘局。

我又咽了一口清茶,禁不住想起魯迅先生《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其中一個段落:“不必說碧綠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欄,高大的皂莢樹,紫紅的桑葚;也不必說鳴蟬在樹葉里長吟,肥胖的黃蜂伏在菜花上,輕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從草間直竄向云霄里去了。單是周圍的短短的泥墻根一帶,就有無限趣味……”

先生的“百草園”拒絕孤苦伶仃的目光,它是自由的蟋蟀、覆盆子、木蓮以及泥墻,還有那些與泥墻和草叢有著各種關聯的神奇的故事;不論一種模式怎么創新,倘若它只是“乖,一個人坐著,乖,摸摸頭”,終究會遭遇一群“叛逆”,因為這樣的霸道的教育失去了和諧的人際互動色彩,人的社會本性決定人需要與自己伙伴建立起生活中的關聯,正如課程專家李靜純先生所說,“教育者應當認定一個不可爭辯的事實:我國的歷代的文學家、科學家、學者、藝人和工匠都曾受到過本土環境的培育”。人的成長需要的營養天然地存在于生活經歷與經驗中,當孩子介入群體活動,經歷群體合作,體悟群體溝通,才能發揮個性與潛質;而當一種教育習慣于圈養或幻想渴望自由的年輕的靈魂能“目不轉睛,膝不移處”,實在是幼稚和愚蠢。

這分明是一種脅迫和折磨,因為忽略了課堂也是一種生活,所以才“空山不見人”!

文章寫到這里,京城野蠻的風小了許多,我也已換了三杯清茶了,想起那一嗓子的粗暴,我又記起由Dr. John Sperling于1976成立的University of Phoenix(鳳凰城大學),它是美國最大的在線學歷教育私立大學,在全球有近40萬人在線上完成各種degree和非degree program的學習。76年到2014年,比我們改革開放的時間還長,好像也沒見它顛覆了美國的傳統教育,也沒見人家喊要顛覆美國的傳統教育。

所以,喊“顛覆”,就像摸著自己的胡渣吆喝“棉花糖”。

清茶喝盡,我說累了,其實不用說這么多的,佛祖曾說過:“不可說?!?/p>

11 翟良:在線教育K12:說“顛覆”真的好難

網上百度一下“在線教育”這個關鍵詞,你不難發現“在線教育”至今一直是很火的事件,盡管小龍女的梯子網、那好網的全軍覆沒引來某些入局者“前生今世”的感嘆,但絲毫沒有阻擋在線教育的投入激情,在線教育依然像冬天里的一把火,“紅光漫天”。從今年初,在線教育陣營“顛覆”傳統教育的吶喊聲似乎越來越大,真的像一場不可阻擋的革命,傳統教育無疑正面臨著這樣一場“熊熊的大火”!

然而,在線教育K12若實現顛覆傳統教育的偉大夢想,并非易事。有人說,K12領域是未來10年內在線教育的最大高地,最大的肉與最堅硬的骨頭共存。

事實上,的確如此。

在線K12爭雄,遵循教育規律者為王

大概是去年,在線教育的火大了起來,BAT三巨頭均進入了在線教育,隨后,各種領域的在線教育機構也扎堆似地線上擠。幾乎是在一瞬間,“顛覆”這個詞突然鮮亮起來,讓每一個在線教育入局者感到異常的亢奮。而傳統教育面臨這場大火,事實上并沒有太大的畏懼,相反有教師如鯁在喉,淡定地吐出了自己的心聲:你們知道,我們真正需要怎樣的在線教育?這位教師在文章中說,判斷一家教育類網站是否真的算是有用?是否真的對我們的教學有幫助?對孩子的成長有益處?這家教育類網站應該首先理解教育行業的特有規律,必須厘清一些基本的要求。

當下,放眼望去,在線教育紛紛“武裝”起來,盡管“強硬”,但從形式和內容上來看,大多在線教育尚未真正研究傳統的教育規律和特性。在線教育顛覆傳統教育跟互聯網顛覆傳統行業不同,因為傳統教育的產品完全區別于傳統行業的產品,一是教育產品不是一次性消費產品,二是傳統教育在教學空間、教學情境、教學互動、教學評價有特別的也是必須的要求。傳統教育的教與學,需要的是老師、家長、同學三者組成的一個生態網絡;而認為,利用互聯網思維把很多面對面,口口相傳的固定下來的課程放到互聯網上就能徹底顛覆傳統教育,這一結論難免幼稚和草率。

不談在線教育課程,就目前紛紛上線的題庫而言,能否顛覆傳統教育格局?筆者通過對一些題庫進行了解和探究后發現,很多題庫只是提供組卷和練習功能,而傳統意義上的學習過程卻包括了聽課、互動(融入情感的表達)、練習測試、過程性評價等環節,不難看出,目前的題庫模式并不能完全代替傳統教育的模式。

在線K12走向:線上線下互動,傳統與創新結合,才能走遠

在在線教育市場火爆的同時,也面臨著眾多的現實困難,比如教學效率和質量等問題,成為了在線教育遇到的重大挑戰,難免出現“懂互聯網的不會做教育”的現象。在線教育是否成功,關鍵在于如何鼓勵用戶利用碎片化的時間進行在線學習,并取得良好的效果。只有真正實現網上互動、分享、交流,才能讓用戶感受到學習的氛圍并體會到自己的進步,才能讓老師了解到用戶的需求并有效地改進教學,從而推動互聯網教育真正向前發展。

在線教育如果違背教育規律,僅是一窩蜂地跟潮流和玩概念,做著南轅北轍的游戲,顛覆傳統教育模式的發展只是一個美好的幻想而已。

升學網董事長陳永山說,目前不管是傳統教育機構還是互聯網公司,都迫切想分一杯羹,而在線教育若想在市場中占據更大的份額,需要對傳統教育進行摸索和研究,只有懂教育并將線上內容做扎實,才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顛覆”。

的確,教育需要積累和扎實的內容,教育平臺也要真正適用于教育的需求。不同的教育方向對教育的個性化要求不同,所以互聯網企業把教育做成功需要一個持續投入的過程,并且要重視對質量和用戶體驗的投入,而這些需要至少兩年左右的學習期。

有業內人士指出,在線教育的成功取決于三個方面的問題:一是利用在線技術提升教學效率和效果;二是利用計算機互聯網解決學習動力問題;三是利用技術改變企業成本結構。不滿足以上三個要求,線上就無法顛覆線下。

不難看出,互聯網與基礎教育的結合,仍然需要植根于傳統的學校教育和課堂教學,但這種結合,必須是在充分尊重教學規律,充分發揮教師的核心作用,并且有足夠創新和滿足用戶需求的基礎上。

歸根結底,在線教育如果只滿足了消費者個別的需求,而不是滿足了消費者培訓效果這一根本性的需求的話,很難實現顛覆。

在線教育的本質依然是教育,這就決定了入局者行走的方向,這是一個相當漫長的旅程,需要在線教育入局者轉變角色,為教育的革新進行實踐性的行動研究。未來的在線教育只有線上和線下互動,創新和傳統結合,才可能順應技術變革的潮流,在這條道路上走得長遠。用沈陽新東方國外考試部副總監徐偉的話說:“在線教育談顛覆,為時尚早!”

12 翟良:K12在線教育都很蠻拼,卻很任性

再次談到在線教育,覺得這個話題有些泛濫。

不再說哪家又“在線”了,哪家又被“風投”了,這個現象就像身邊躥起的火苗,一直卷起風暴,心生呼嘯!天冷,但很多帶著溫度的聲音卻激情不減,開始蔓延起來:“將顛覆進行到底,在線教育正缺少一個‘淘寶’!”

今天不想再重復“顛覆”的話題,很想跟大伙“掰扯”下線上線下評價的事兒。今兒,很多在線教育的入局者都在強調自身的題庫具有“在線測評”的功能,甚至有的說自己的平臺交互性很強,對教師和學生都會作出有效的測評,能夠促進教師反思和學生成長,尤其能夠培養學生自主學習和探究學習的能力。

說到這里,我有些冒汗。說起測評也好,評價也好,考量也好,事實上沒有一說是線上就那么簡單的事兒。而線上測評,僅僅只是筆試測評,屬于測試型評價的線上版而已,不能替代傳統意義上的教學評價,其實,前者只是后者的形式之一。

另外,大家都知道教育是一種特殊產品,如果線上教與學的評價完全照搬淘寶對實物商品的評價是不現實的。升學網董事長、高考升學問題研究專家陳永山接受采訪時認為,不論是對老師的評價還是對學生的評價,如何構建線上的評價體系已經成為一個問題,在線教育必須思考,如何根據教學中的數據跟蹤挖掘建立一個客觀的評價模型,否則線上的評價顯得太“渺小”。

曾經熱得幾乎“炸鍋”的題庫網站,在“線上測評及教學質量”上可是煞費了苦心,如何讓學生在在線測評環節獲得自信并能產生持續不斷的學習動機,這是題庫創始人們最看重的。然而,筆者不禁想問,線上教育如何解決網絡教育的互動性、解決個性化學習、心理滿足以及自主學習?這無疑是在線教育的責任,否則對于效果較明顯的線下教育培訓行業而言,很難確保平臺的可持續發展?!?/p>

筆者認為,傳統教育在產品和服務上狠下功夫,不論是線上教育還是線下教育,重視形成性評價,強調過程監控,建立學生學習的“表現性”評價標準,促進學習者作為“完整人”的發展是關鍵,K12教育領域的競爭實際上就是體系化、標準化的競爭。盡管K12在線教育目前的確尚不能實現這樣的評價模型,但在線教育如果想真正徹底顛覆傳統教育,這是唯一也是必須要走的一條探索之路。

為什么呢?我們有必要聊聊傳統課堂的評價體系。

傳統課堂的評價體系是個很龐大的“家族”,教師從進課堂開始,評價其實就開始了。傳統課堂注重發展性評價的使用,這一理念所追求的不是給學生下一個精確的結論,更不是給學生一個等級或分數與他人比較,而是了解學生發展的需求,重視被評價者的差異,關注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的進步和變化,及時給予評價和反饋,幫助學生認識自我,強調通過反饋促進學生改進,促進學生在原有基礎上的提高?!噸泄逃ā紛噬羆欽呃罱ㄆ嚼鮮τ靡瘓湫蝸蟮謀扔?,讓傳統教學評價概念凸顯:“評價不再是分出等級的篩子,而是激勵學生發展的泵。發展性評價,既是一種教育理念,也是一種教育方法,融入每一堂課,每一個教育環節之中,使其成為一種微妙的教育工具?!?/p>

而我始終認為,學生在學習中獲得的測試型評價(學業測評)也好,還是非測試型評價(非量化品質的評價)也好,需要貫穿于課堂教學的始終,說的更明白點,就是需要一個容易營造教學情境的對話的教與學的環境,僅僅是學業測評而忽略了對學生學習過程的綜合評價,這種測評方式是單一的、原始的,無法適應未來教育改革發展的大趨勢。

學生的進步與成長(包括成績的提高),離不開對學生學習過程的綜合性評價,對學生綜合的評價,包括行為習慣、學習習慣、心理品質、溝通交流、合作學習、動手操作、觀察能力、組織能力、創造精神、社會責任感等,每個評價環節都影響著學生“自主取舍,獨立思考,學會比較、反思,調整自己,提升解決問題能力”的學習行為。

所以,將促進教師反思和學生成長,簡單地理解為讓老師和學生在線上看測評報告就明顯片面了;事實上,復雜的教與學的過程,并非理解的將老師的講課視頻放在網上那么簡單,對于在線教育K12創業者來講,需要在擅長的技術之外,應更多地對教育進行實踐性的研究與思考。

線上測評應該跟線下一樣,實行等級制,不公布學生成績,不排名次,能夠全面分析學生的進步與不足,并提出改進要點,幫助學生制定改進計劃。線上測評結果的表述,不再只是單純的分數或等級,而是全面地刻畫一個學生的學習狀況,包括知識背景、經驗、認知特點、思維水平、數學理解、數學才能及其發展過程和數學能力傾向等,還包括一些說明和建議,如學生學到了什么,更適合學什么、做什么等。而這一目標,需要在線教育創業者付出比邁入這一領域更高的熱情。

不難看出,如果線上富有個性的學習,能夠引導學生自己去分析總結,且教師也不斷地分析和反思自己的教學行為;我想,這樣的線上教育能夠成為改進教學的一種參照,成為學生終身學習歷程中的一種記載。

如今的評價,也是未來的評價,關注的不僅是知識和技能,而且包括過程和方法,尤其是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情感態度和價值觀。不關注這些的任何教育在線平臺,只是拋開線下任性地做“線上”,都將違背教育的規律與本質,并注定了只是一個燒錢的“東東”而已。

作者小傳

翟良,詩人、作家,山東新泰人。出版詩文集三本、教育集兩本,央視、東方衛視播出過其成長故事。

049期双色球开奖直播 www.lvelns.com.cn true //www.lvelns.com.cn/seduzx/100797/308750977.html report 22451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翟良論在線教育12篇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翟良論在線教育12篇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翟良論在線教育12篇需求,原標題:翟良論在線教育12篇1翟良:K12“大數據”是不可逆的潮流還是商業炒作當下,只要在網絡搜索“大數據”這一關鍵詞,“大數據”到底火熱到什么程度便能一目了然。在“人類已進入‘大數據’時代”的肯定的環境中,一大批傳統的K12教育機構也加快了...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